Wuthering Heights

明日今日よりも好きになれる
杂食无节操

青峰大辉——由语言想到的分析和脑补

对于青峰大辉来说,篮球是“再自然不过的存在”。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打篮球,每天都厮混在篮球场上,吃饭是为了打篮球要有力气,喝水是因为打篮球会出汗要补充水分,睡觉是因为打篮球需要精力充沛,交朋友是因为打篮球需要队友和对手。在八岁的青峰看来,一切事物存在的理由只有且只需要一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明了,宇宙如果有中心那一定是绕着篮球转的,毫无疑问。

所以,青峰大辉自我认知和与外界沟通的手段必然是这个橘色的球状物了。这个成绩烂得要死看书只看写真集的家伙大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与外界的沟通渠道就是这么单一。初中的他可是一脸灿烂地说着“喜欢打篮球的都不是坏人”,虽然不能肯定他为了安慰黑子说的这句话有多大的可信度,但就青峰当时还是天真纯朴的篮球笨蛋这点来说,这很可能是他的真心话。篮球帮助青峰认识和定义自身,使青峰与他人和世界连接起来。对于一般的成年人来说,这个媒介是多种多样不拘泥于一项事物的,但也许可以说语言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而对于十几岁时世界单纯到单调的青峰大辉来说,篮球就是他唯一的语言。

而语言最重要的功能之一(也许甚至不需要“之一”)——沟通,是对象性的——虽然也有对象是自身的情况。就像有时我们说不在同一“层次”上的人很难沟通并理解彼此,青峰也只能在与同一层次的人打篮球这一行为中实现良好有效的沟通。他说“胜者能对败者说的话,根本没有”,仿佛是在哀叹自己无法与人沟通的处境。虽然用胜负这样的标准简单粗暴地决定沟通的可能性非常片面极端,但我们也要理解一个从小在相对单纯环境长大的脑回路不拐弯的少年在非常容易陷入偏激思维方式的中二时期于一队中二程度与他不相上下的少年们的包围中艰难生存的处境。篮球给他带来很多东西,对他都无比重要难分伯仲,但他最先失去的那个写作对手,读作沟通的满足。当篮球不能为他架起通向他人的桥梁时,当他发觉篮球不再如从前那样有趣时,也许是平生第一次,他如此鲜明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孤立无援地生活在世界上,不知道如何与他人建立联系,更不知道不喜欢篮球的自己究竟还是不是自己——我认为他对自我认知的第一条一定是“青峰大辉喜欢篮球”。这非常可怕,仿佛昨天还坚实的地面今天就变软塌陷化作沼泽,一切都不再可靠,因为曾经确信如真理的东西竟是如此不堪一击。他毕竟要成长,不可能一辈子单纯如八岁。

发现自己不再那样热爱篮球的青峰暂时摒弃了“热爱篮球”这条原则而倒向了胜利原则,即使他发现胜利在缺少了沟通满足感前提的情况下也变得索然无味,但胜利毕竟看得见摸得着,不像“热爱”,只是上下嘴皮一翻。成长是一个失去的过程,所谓变强也不一定都是好事。因为热爱篮球而结识的朋友都分道扬镳,又没有能在用篮球同一层次上沟通的人,不再完整的青峰开始了痛苦的成长——他被迫学习用篮球以外的方式与外界沟通,或者说他先是被迫认识到篮球不是唯一的沟通的方式。他一定是不情愿的,他又懒又怕麻烦,对篮球以外的事也提不起太大的兴致,但人总没法太过孤独地生存。他一定很怀念曾经完整的日子,曾经还能热爱篮球的自己,曾经因为热爱篮球而在一起的同伴。也许他会羡慕能一直热爱篮球的黑子哲也吧,才能又有什么好。(黑子也许会说,没有像青峰君那样才能的我,如果不抓住热爱,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卧槽我刚去听了青黑合唱……我不行了没我了。我要写青黑文,说真的。写初中的小青峰和黑子分手(咦 后的故事,初三毕业去打工什么的。写成长故事。写回不去的当初和徒然追念的如今,写变得更好的我们再度相逢,写青春的暧昧。之前要先写一篇黑子的人物分析和设定。

评论
热度(2)

© Wuthering Heights | Powered by LOFTER